太阳亚洲官方网站【官方版】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宋志坚
宋志坚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,087,305
  • 关注人气:47,38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孔夫子的最后一次“面试”

(2009-08-17 05:48:54)
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:

论语

人治

六经

鲁国

齐国

杂谈

读过《论语》的人都知道,向孔夫子问政的人不少,有的是他的学生,例如子路、子贡、子张;有的则是那些诸侯国的君臣,例如鲁定公、齐景公、卫灵公。学生问政,目的比较单一,大致都是求教。诸候国的君臣问政相对复杂一些,有的是求教,有的是咨询,有的则是想不想留用孔子的考核,相当于如今的面试。面试合格者留用,面试不理想的走人。

孔子一生,有过不少次这样的面试,他在离开鲁国十四年之后返回鲁国,曾有鲁哀公与季康子问政,这是他的最后一次面试。

事情还得从鲁定公十四年说起。那一年,孔夫子五十六岁,任鲁国大司寇并代理国相事务,这是他一生中仕途最畅通的时候。据说“与闻国政三月”,便已初见成效,以至使相邻的齐国人感到恐惧。他们怕孔子当政,鲁国称霸,齐国率先遭殃,于是便用美人计加以阻止:挑选齐国漂亮女子八十人,穿上华丽服装,跳起《康乐》舞蹈,连同“文马”三十驷(一驷四匹),一起送去鲁国,使得掌握鲁国实权的季桓子“往观终日,怠于政事”。孔子知道事情不妙,听取子路劝告,离开鲁国。季桓子一直为此不安,临终之前对他的儿子季康子说,我死后,你必为鲁国之相,可一定要把仲尼请回来呀。季康子继位之后准备执行其父遗嘱,大夫公之鱼站出来说:当时任用孔子有始无终,“终为诸侯笑”,这次不可再蹈复辙,于是他们先召用了孔子的学生冉求。子贡知孔子很想回鲁国从政,为冉求送行时告诫说:“鲁国用了你,你一定要让他们起用孔子。”次年冉求率兵与齐军交战打了胜仗,乘机在季康子面前为孔子大大张扬了一番,大致是说:他的军事才能是向孔子学的(其实孔子根本不懂军事);重新起用孔子又将于鲁国如何有益;如果真想起用孔子,就不要用小人来牵制他。有此种种铺垫,季康子派遣三位大夫带着厚礼去请孔子返回鲁国。

鲁哀公与季康子便是在这种背景下向孔子问政的。显然,这是一次要不要重用孔夫子的面试。对于孔子来说,也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次面试——此时的孔子,已到古稀之年。

按照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所载,鲁哀公问政,孔子答的是“政在选臣”;季康子问政,孔子答的是“举直错诸枉,则枉者直”,此二者说的都是用人。以孔子之见,为政之道,关键在于选用大臣,只有把正直的人置于邪曲的人之上,邪曲的人才会变得正直。这是面试的第一道题。第二道题是季康子问的,问的是如何消除盗贼之患。孔子的回答是:如果你自己不贪,即使悬赏盗贼,他们也不敢偷窃(“苟子之不欲,虽赏之不窃”)。在《论语·颜渊篇第十二》中,意思类似的还有一条,也是季康子问政,孔子答曰:“政者,正也。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?”此言很可能也是那次面试之时所说。

面试的结果,《孔子世家》有一言交代:“然鲁终不能用孔子,孔子亦不求仕。”我于是揣摩:“鲁终不能用孔子”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
是鲁哀公与季桓子早有既定人选,根本就不想起用孔子,却装模作样地安排这场面试,让孔夫子做陪衬吗?倘若以今论古,或有这种可能,面试的弹性大得很,想舞弊的人在面试中大有可为。然而,大凡知道这次面试之背景的,都能判断,这只是“以今论古”的戏说,实际上,这种可能根本就不存在。鲁哀公与季康子都是很有诚意的,要不,他们犯不着这样做。是鲁哀公与季康子也像当年的季桓子那样贪图享乐,不思进取,做不到孔子说的自己不贪(“子之不欲”)以及“子帅以正”吗?这样的人当然也有,然而,要将孔夫子请回鲁国来从政,乃是季桓子临终前的嘱咐,季康子在执行这一遗嘱时,本身就是以前车之辙为鉴。所以,“鲁终不能用孔子”的原因,并不在鲁哀公与季康子,倒是可能在孔夫子自已身上。

孔夫子在这次面试时给出的答案,一是“重在选臣”,这个道理,他不说别人也懂。鲁哀公与季康子在孔子身上花了那么多的心思,不就想选用一个能够经纶济世的重臣?!二是“子之不欲”。对于这一条,别人想不想这样做不好说,他们自己是有这个思想准备的。当然,做不做得到,谁都打不了保票。孔子说的这两条,其实就是所谓“人治”之要义:即国之治乱,不在法而在统治者的贤能与否。客观地说,这两条对于国之治乱,确有重要作用,至今仍有现实意义。问题是仅有这两条远远不够。选用贤能之臣的人本身是否贤能,即使选用了贤能之臣,是否就能一直贤能下去,这便都是问题,这是他在面试时给出的答案的第一个缺陷;第二个缺陷是,他看问题,基本都着眼于道德的层面,比如说,关于盗贼之患,他就不想从发展经济的角度去考虑,讲不出“饥寒生盗贼”这样的话来。实际上,他只讲仁义而不讲法规,只知礼义而不知稼穑,也很难经纶济世。齐之晏婴说孔子“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”的那些话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你瞧“春秋五霸”,从齐之小白,到越之勾践,哪一位是靠孔夫子的一套“霸”起来的?

鲁国何以“终不能用孔子”?看来是因为孔夫子的最后一次“面试”不及格,鲁哀公与季康子对他的那一套缺乏信心。自此之后,“孔子亦不求仕”,全然打消了做官的念头,倒是沉下心来做学问了,并因此而编成了《礼》、《乐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易》、《春秋》六经。

也好也好。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,太阳亚洲客户端,太阳集团娱乐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